• 中关村西区论坛首次登陆天津 2019-06-10
  • [大笑]一群老蚕的小萌们想阻挡大势?没门儿! 2019-06-10
  • 重庆一高校捞出数条大鱼 校方不吃了 卖掉买鱼苗 2019-06-06
  • 中国石化:拟发行可交换公司债 募资不超500亿元 2019-06-06
  • 用抗生素期间要补维生素 2019-06-05
  •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9-06-05
  • 黔江:1000余亩蓝莓成熟 市民乐享“莓”好时光 2019-05-29
  • 【世界杯·望俄打卦】突尼斯VS英格兰,“欧洲的中国队”英格兰是否突围 2019-05-28
  •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--旅游频道 2019-05-18
  • 网约车陷阱多 谨防四类风险 2019-05-18
  • 人民网驻阿尔及利亚记者报道集 2019-05-16
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  揭示新时代执政党长期执政规律 2019-05-11
  • 新华社媒体大脑两会上岗 15秒生产首条两会视频新闻 2019-05-09
  • 全纪录600名工人为“重庆铁路咽喉”动手术  奋战7个通宵为旅客节约1小时 2019-05-09
  • 中国跳水:“梦之队”有望包揽里约奥运8金 2019-05-07
  • 上次阅读到:暂无记录

    第16章可笑之极

    作者:十云  |  更新时间:2015/10/31 20:09:10  |  字数:3117字
        暗处,一道黑色的身影悄然潜藏,暗暗观看着事情的发展。

        突然,安蓉心柔荑一勾,双手揽着封北见的脖颈,柔润的红唇与封北见的朱唇相贴。

        封北见微微一愣,暗地皱了皱眉,然而眼角扫射到某个身影,不知为何,他心头竟然升起了一股恶作剧,随即加深了那个吻,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当着安婷羽的面深情拥吻了起来,仿佛安婷羽是不存在的。

        安婷羽目不斜视,傲然挺产着,微微的风轻轻吹来,后摆的轻纱飘逸出优美的弧度,裙带随风舞动,旖旎翩跹,仪态端庄优雅,内剑沉稳,不因前方的‘景观’乱失方寸,她深邃的目光锋芒暗藏,灵动,妖魅,犀利的神情冷漠沉静,一双翡翠般清澈的冷眸暗藏着冷光。

        安蓉心大胆的行径,一旁,杏儿羞红着小脸,很不自在的别开了小脸说道:“大小姐,我们还是走吧!您……您刚刚不是说身子不适?”

        闻言,安蓉心得意的看着安婷羽,然而原以为自己会看见一个羞得找地钻的人,但不想,安婷羽只是微微扬起一抹讽嘲的轻笑,不紧不慢的说了句,“杏儿,笔墨伺候?!?br />
        杏儿不明其意,但还是赶紧回去拿笔墨纸砚。

        ☆☆全网小说,尽在『原创书殿』☆☆

        安蓉心疑惑的盯着安婷羽,心中不明她的意思。

        封北见双手环胸,突然觉得有点无聊,然而正当他想离开之时,离去的杏儿又回来,安婷羽走到杏儿置放好的案桌前,白皙的小手轻轻提笔,淡然的声音慵懒动听,“如果二位不介意,请维持刚刚亲吻的动作,婷羽亲自为二位作画,以证二位的深情?!?br />
        说罢,安婷羽冷嘲的勾起红唇,你们都不害臊了,她安婷羽怕什么?

        面对不要脸的人,就要用更不要脸的方式,安蓉心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到她或者是在她面前炫耀吗?

        真是可笑之极,在前世,追求艺术的人很多,不管是若隐若现的,还是全裸的写真,这种东西只要是现代人,哪个是没有看过的?对于安蓉心这种小儿科的把戏,她又怎么可能放在眼里。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安婷羽,你还要不要脸???难怪未婚就怀孕,现在还想把孩子生下来,真是有辱门风?!卑踩匦钠叩牡勺潘?,要是一般的女子,恐怕早就被吓哭了,可是安婷羽这个贱人是怎么回事?动手不行,耍计也不行吗?她还知不知道羞耻???一副见怪不怪的,如此镇定的站在她面前,真是气死她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说亲爱的蓉心妹妹,你这是在说酸萝卜为什么是酸的吗?我是怀孕不假,但你也不能因为羡慕我有孩子就当众将自己送进男人的怀抱??!那多丢人现眼??!”安婷羽细细轻声,白皙的玉手游戏般随性落笔,原本洁白的纸上赫然呈现一幅春光无限的素描画。

        安婷羽轻轻拂袖,优雅的动作,手里的毛笔款款的放下,见她停笔,杏儿立即上前伺候,然而杏儿走上前,随意的看了一眼,顿时,她眼眸带着许些的羞涩与赞叹。

        零落简单的线条,却将安蓉心与封北见画得绘声绘色,画风特别,五官清晰,然而原本衣冠整洁的安蓉心却被安婷羽画得衣露香肩,娇柔又抚媚,前凸后翘的身影在轻纱下显得若隐若现,上面还提着几个字:庭院似闺房,女子似春光。

        杏儿复杂的表情,封北见好奇的看了一眼,然而这一眼,他暗地勾起了唇,不仅无怒,眸子甚至隐约含笑,庭院似闺房,女子似春光,这安婷羽哪是在替他们作画,她这是摆明了在讽嘲安蓉心,如此一来这巴掌也正好打在了安蓉心脸上,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,他真想说一句,妙极了。

        虽然他也是当事人之一,可是此事本是安蓉心与安婷羽之间的争斗,与他有关亦无关,然而如此聪明又多才的女子……

        真是可惜了,为什么是天生丑颜?

        安婷羽的画功是他前所未见,能画出如此传神的人物画,安婷羽的才学可见是少有人及,如果不是那张丑陋的脸,如此多才的女子,他也不会想尽办法退了她。

        此画一出,原本藏在暗处的当言眼底忍不住染上了笑意,其实在安蓉心想动手打安婷羽的时候他就出现了,因为安老爷子担心他们相遇,怕安婷羽受委屈,所以让他过来。

        虽然他们还是相遇了,但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。

        眼前的安婷羽别说是受委屈了,她不让人委屈就算不错了。

        另一边,安蓉心气得两眼冒着熊熊火星,怒目横眉:“安婷羽,你这个该死的死丫头,今天说什么我也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如此作弄我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那幅画虽然将她画得美美的,可是那提笔与画像,就像在说她是一个青楼女子,想她安蓉心堂堂相府的二小姐,安婷羽竟然将她比喻成一个风尘女子,真是气死她了。

        安蓉心扬起了手,再次准备对安婷羽下狠手,可是她的手刚扬起来,当言的声音却出现了,“大小姐,原来您在这??!老爷子正在找您呢!”

        当言的身影一现,安蓉心心里蓦然一惊,来不及收回的手就那么高高扬起,可是却已经落不下去。

        当言犀利的瞳眸冷冷的瞥了安蓉心一眼,道:“二小姐,请问你的手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呃……我,我在……我在跳舞,对,我在跳舞,刚刚北见说这菏池景好,我就是一时起兴,想跳个舞助助兴?!卑踩匦呐阕判α?。

        那及其不自然的表情让安婷羽忍不住轻勾红唇,暗暗讽嘲:欺善怕恶。

        刚刚在她面前还一副要吃了她的样子,结果当言一来,马上就变成乌龟了,不过……

        当言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,说他只是听从安老爷子的应声虫也不全是,这个男人沉稳严谨,处事聪明,在相府,除了安老爷子,似乎人人都敬他三分,就连安蓉心到了他面前都矮了几寸。

    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们走吧!”当言直接忽略安蓉心的话,对安婷羽说道。

        安婷羽轻轻一笑,没有开口,然后直接转身走了,身后,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安蓉心恨恨的咬起了牙,“这个该死的当言,拽什么拽,不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孤儿,竟然无视我的存在,早晚有一天,我一定要除去他们?!?br />
        身旁,看着安蓉心扭曲的容貌,封北见嘴角微微勾着弧度,似笑非笑,又似乎只是一个旁观的众人。

        离开安蓉心与封北见的视线,安婷羽并没有向安老爷子的居所走去,而是直接走进自己的竹春阁。

        身后,当言不发一语的跟着她,直到安婷羽走进竹春阁的厅堂,他才说了句,“我回去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闻言,安婷羽懒懒的挑了挑眉,“我说当言,你不是说爷爷找我?我就这么回来了,你就一句话也没有?”

        当言淡漠的表情,木然的道:“既然大小姐回到竹春阁,想必也知道老爷子并没有在找您,那么当言还需要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以你的聪明,岂会猜不透。

        说着,当言在心中暗暗加了一句,以前的安婷羽懦弱无能,胸无点墨,虽然听安老爷子说过,说是安婷羽有双重人格,虽然他也不懂什么是双重人格,但现在的安婷羽不再是以前那个笨蛋,现在的她是如此的聪明,随口一句话,她都会知道你在想什么,所以有些事他根本就无需开口。

        安婷羽轻笑,“好吧!那就当我没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对了,我不是说过不必跟随我?你怎么还在我附近?莫非是爷爷担心什么?”安婷羽又道。

        闻言,当言只是点了点头,并没有开口。

        安婷羽轻声一叹,“你就没有告诉我家老爷子,说我很独立,很优秀,很多才,很聪明,很能干,很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没有机会说?!钡毖阅救坏目⊙沼行┝芽暮奂?,人他见多了,但他真没见过这种自夸一翻的女人,她就不知道脸红吗?

        “哦~”安婷羽轻轻的哦了一声,又道:“那下次记得说,以后也别再暗地跟着我了,我不需要你的?;?,你只要?;ず美弦泳托辛??!?br />
        当言回归木然的表情,淡淡的道:“没事我先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这次,安婷羽没有再开口阻止,其实安老爷子的心思她岂会不知道,她知道安老爷爷心疼她,总是怕她受委屈,可是他是不是忘了?

        她可是安婷羽,不是安天羽,难道她‘醒’来之后的改变还是没能让安老爷子放心吗?

        另一厢,当言回到安老爷子身旁,见他回来了,安爷子立即问道:“怎么样了?他们没见着吧?”

        “见着了!”当言回道。

        ☆☆最全最新免费小说,微信搜索关注『原创书殿』☆☆

        安老爷子微微蹙眉,“那个丫头怎么样了?”

        当言沉默,半响才道:“老爷子,当言能说句越规的话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嗯?”安老爷子微微一愣,笑道:“难得??!你也有想说的话,说吧!你想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老爷子,其实当言觉得您对大小姐的事是不是太操心了?大小姐已经不是孩子了,而且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懦弱的人,您是不是应该试着放手了?”
    十云 说:

    贵州快3推荐号 www.1sdax.com

    评论

    您还未登录,请先 登录注册 后再发表评论

      上一章
      点击获取下一章章节加载中...

      捧场道具

      相当于 0原创币
      0
      剩余:0原创币,0短信币,0奖金币
      ?

      用户登录

      账号:
      密码:
      忘记密码?
      贵州快3推荐号
    • 中关村西区论坛首次登陆天津 2019-06-10
    • [大笑]一群老蚕的小萌们想阻挡大势?没门儿! 2019-06-10
    • 重庆一高校捞出数条大鱼 校方不吃了 卖掉买鱼苗 2019-06-06
    • 中国石化:拟发行可交换公司债 募资不超500亿元 2019-06-06
    • 用抗生素期间要补维生素 2019-06-05
    •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 2019-06-05
    • 黔江:1000余亩蓝莓成熟 市民乐享“莓”好时光 2019-05-29
    • 【世界杯·望俄打卦】突尼斯VS英格兰,“欧洲的中国队”英格兰是否突围 2019-05-28
    • 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表--旅游频道 2019-05-18
    • 网约车陷阱多 谨防四类风险 2019-05-18
    • 人民网驻阿尔及利亚记者报道集 2019-05-16
    • 【理上网来·辉煌十九大】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  揭示新时代执政党长期执政规律 2019-05-11
    • 新华社媒体大脑两会上岗 15秒生产首条两会视频新闻 2019-05-09
    • 全纪录600名工人为“重庆铁路咽喉”动手术  奋战7个通宵为旅客节约1小时 2019-05-09
    • 中国跳水:“梦之队”有望包揽里约奥运8金 2019-05-07